检察官当庭掰开假胶囊:比制作猪饲料还简略
作者:遵化党史网  来源:未知  日期:2016-08-01 10:13

  朱永权出庭支持公诉

2016年4月19日,一起出产销售假药案在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法院休庭审理,丹徒区检察院检察官朱永权出庭支撑公诉。

一起由公安部挂牌督办的特大出产、销售假药案。被告人张树鲁先后从河南、山东等地购置假药,伙同程瑞芹等人出产假药胶囊后,支使王丽芳、王广群、王利婷包装成“甲竭胶囊”等假药,再将它们销售给殷金发、殷龙英、夏国平、夏建明等人。其中,张树鲁销售假药金额51.25万元,伙同程瑞芹出产假药胶囊大瓶3.42万瓶、小瓶8230瓶,价值36.52万元;殷金发、殷龙英夫妻二人销售假药7000余瓶,销售额10万余元;夏国平销售假药1650瓶,销售额2.95万余元;夏建明销售假药1700瓶,销售额2.95万余元。

庭审中,各被告人辩护律师提出质证见解跟 辩解理由,张树鲁的辩解律师提出:“起诉书指控张树鲁的犯罪时间不准确;张树鲁邮寄的部分货物可能是灯具,不是药物;张树鲁在账本中记载的‘欠’字,既可能是其发货后的欠款,也可能是欠发货;认定张树鲁犯法数额不扣除成本,认定犯法数额过高;假药有一定疗效。”

其余辩解律师也相继提出各种见地:

“程瑞芹对生产假药的名称、作用、价格不知晓,她不起主要作用,不能认定为主犯,且其只是收取加工费,不应以张树鲁的所得跟 可得收入来打算其犯法金额。”

“起诉书指控殷金发的犯法数额过高,他是因该药服用后确有疗效,与只为谋利而销售假药有差异。”

“王丽芳不犯法的主观有意,在本案中只加入了假药包装环节,涉案金额少,作用不大。”

“王广群出产假药的行为客观上不造成社会迫害性,其参加包装的假药是个别药物,有必定疗效,在犯法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

公诉人朱永权一一作出回应。

“银行交易记录足以证明起诉书指控张树鲁的犯法时光正确。张树鲁与假药买家之间并无灯具交易,诚然在物流单上标注灯具,但那只是为了狡兔三窟。根据张树鲁的交易习惯,只可能是发了货还没收到钱,所以在账本记载‘欠’字,他的大批库存假药始终在出货,不可能收了钱不发货。司法阐明清楚规定犯法本钱不应从犯法金额中予以扣除,对张树鲁的犯法数额已经按照就低不就高的准则就低盘算,不存在认定犯法数额过高的问题。”

“程瑞芹明知是出产假药而购置设备组织出产,在假药出产进程中起到重要作用,应认定为主犯;其对假药的名称、作用、价钱不知晓仍然予以出产,虽其只收取加工费,但其与张树鲁是奇特犯法,应按销售假药所得跟 可得收入来计算其犯法金额。”

“殷金发购置假药的事实有其向张树鲁的汇款单可以证实,其销售假药的金额有当地向其购买假药的证人证言可能证明,起诉书指控其犯法数额正确;其出于什么目的销售假药并不影响其举动构成销售假药罪。”

“王丽芳明知张树鲁出产假药而辅助进行贴牌包装,有犯法故意,但在假药出产环节作用不大,可认定为从犯。”

“被告人王广群帮助张树鲁出产假药,造成大量假药流向市场,已经造成了事实的社会危害。考虑其在出产假药过程中的地位作用,能够认定为从犯。”

朱永权当庭掰开一胶囊,“用碾碎机将抗生素、止痛药以及其余一些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增添物一起碾碎后装入胶囊,这比制造猪饲料还简单!”

5月18日,镇江市丹徒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张树鲁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分金110万元;其余八名被告人被判处四年零六个月至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一审讯决后,张树鲁提出上诉,目前该案正在二审中。(王伟东 徒诉轩)

公诉人简介

朱永权,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检察员,是该院第一位援疆干警。他2010年进入检察机关从事公诉工作,先后荣破个人三等功2次,被评为精良公务员3次,此外还获得过提高个人、检察之星、法律监督之星、优秀辩手等名誉名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