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杀狗放“情敌”床上 为何被判成心杀人
作者:遵化党史网  来源:未知  日期:2016-08-06 11:24

承措施官说,为剥夺别人道命,准备工具,制造条件,属犯罪预备,已构成成心杀人罪

本报通讯员 龙轩 本报记者王益敏

去年5月,43岁的贵州人杨某杀了一条狗,还把狗的头跟 躯干砍下,放到了他所以为的情敌的床上。

看起来,杨某只是杀了一只狗,然而近日,温州龙湾区法院审结了这起案子:杨某杀了一只狗,被判故意杀人罪。

杀了一条狗,怎么就变成有意杀人了?来听听承办法官怎么说。

收到逝世亡字条跟 逝世狗

他报了警

事件的发生,源自一起情感纠纷。

杨某暂住在温州龙湾,有一起居女友小陈,不过他总是猜疑,女友与男子吴某之间存在分歧法男女关系,因此他对吴某怀恨在心。

去年5月6日晚上,吴某远在贵州,突然接到了小陈的电话,说是杨某在他厂房宿舍的床上放了一只逝世狗,狗头跟 躯干都被砍下来了,墙上还贴了两张纸条,写着:“你跟狗一样”、“杀不(了)你,不代表一辈子杀不(了)你”、“我老婆不是好勾引的,要生命代价”等话语。

获悉这件事后,吴某就打电话向龙湾警方报警了。

杀狗分尸跟 留下去世亡字条后,杨某并不罢休。他又多次给吴某的手机发去威胁短信,每次言辞都很激烈。

“那(天)晚上狗替(你)逝世,不知下次你有不这么好的福分”、“早晚要面对,朵(躲)了一时朵(躲)不了一世的”、“陪你玩,要你跟那个逝世狗一样,就算你坐在童强(铜墙)铁壁我一样杀得了你”……

因为已经报警,吴某始终不跟 杨某有正面抵牾。

到派出所“讨说法”

自取灭亡被抓

之后的多少个月时间里,杨某始终找不到吴某,他心有不甘,又想出一辙:私事公办。去年8月31日,他来到龙湾公安分局永兴派出所,恳求公安机关处理他跟 小陈、吴某之间的感情纠纷。

在永兴派出所,民警接受了杨某的报警,并按程序对他核实身份。没想到这一核实,民警发现,杨某就是吴某报案的对象,当场就以涉嫌成心杀人将他抓获归案。

吸收审讯时,对要杀狗留字条,杨某有本人的阐明。

杨某说,去年5月6日晚上9点左右,他确实到温州龙湾永兴街道一厂房内的住处找吴某,想伺机杀逝世他,而后自残。可是到了吴某住处后,吴某不在,下楼的时候,自己又被一只狗咬了一口,气急败坏的他把狗掐逝世了,还把狗头跟 躯干砍下,放到了吴某床上,并留下了要挟字条。

杨某所说的事,跟 吴某报警内容多少乎一致。

被告辩护:只是想恫吓对方

法院裁决:已形成成心杀人

今年5月10日,龙湾区检察院以成心杀人罪,对杨某提起公诉。近日,龙湾法院组成合议庭,公开休庭审理此案。

庭审中,杨某辩解,他主观上不杀人成心,“写字条、发短信,都是为了恐吓对方。”

至于他在派出所说的想杀人后自残,是他在侦查阶段所作的认罪供述,是在一时想不开的情形下乱说的。

不外,龙湾法院以为,杨某为剥夺别人性命,筹备工具、制作前提,行动已造成成心杀人罪,属犯法准备。而且杨某有前科,第一次是2008年9月,犯偷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9个月,并处分金3000元;第二次仍是偷盗,2014年2月被处有期徒刑8个月。

杨某不思悔改,再次犯法,酌情予以从重处分,但此次属犯法准备,依法可以对照既遂犯从轻、减轻处罚。

最终,龙湾法院一审判决,杨某犯成心杀人罪,判处拘役5个月。

新闻延伸

杀狗前后的一系列举动

是定罪的关键

杀了一条狗,就被判成心杀人罪,有情理吗?

承措施官说,作出这样的裁决,首先是认定了杨某在主观上存在剥夺别人性命的犯法成心,而他为达到这一犯法目的,在夜里潜入被害人居住处所,这个行动就属于成心杀人的犯法准备。

当然,由于仅仅处于犯法准备阶段,不着手履行犯法,社会危害程度要低于既遂犯,因而依照刑法的划定,在对准备犯的处分上,能够比较既遂犯从轻、减轻处分或者罢黜处分。

依据相关量刑规定,对筹备犯可能在基准刑的基础上从轻70%~80%以下,再结合被告人的认罪态度、人身危险性的大小、前科情况等,法院最后作出了这样的裁决。

浙江时代律师事务所陈一来表示,因为吴某不在家,杨某不未遂,这个情节属于犯法准备是公平的裁决。

“如果当天吴某在家,很有可能就被杨某杀逝世了。”陈一来认为,杀狗自然不能等同于杀人,如果杨某仅仅只是杀狗要挟,不之后一系列发短信要挟等行为,能不能构罪还是值得商讨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