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女抚育,那些常被误读的法律划定
作者:遵化党史网  来源:未知  日期:2016-05-11 14:06

  每年4月的第四个日曜日,是“世界儿童日”。在第30个“世界儿童日”到来前,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于4月20日召开“未成年子女抚养问题纠纷案件审理情况暨典型案例提醒”消息通报会,对近三年来该院审理的1000多件波及未成年子女抚养问题的案件进行剖析,并通过典范案例对家庭、学校及全社会作出提示,呐喊全社会共同尽力,切实维护儿童的合法权益。

  两岁以下的孩子一定判给母亲吗

  男方王某与女方郭某2010 年8月经先容相识,于2011年2月17日登记结婚,2014年1 月24日生养一子。双方婚后为家务琐事常常发生抵触。男方诉至法院,要求离婚,双方婚生子由女方抚养,男方支付抚养费。女方称夫妻情感已经决裂,同意离婚,但婚生子诞生后始终由男方抚养,男方及其父母对婚生子进行了过细的照料,故婚生子由男方抚养为宜。

  就抚养权问题,男方主意,女方作为母亲有抚养孩子的义务,且孩子现未满两周岁,依照司法说明的规定应由女方抚养。女方则不赞成抚养孩子,主张其自己及其父母均患有疾病,身体不好,不相宜抚养孩子。

  法院经审理后认定,婚生子现与男方共同生活,斟酌到孩子年事较小,转变生活环境对其成长不利,且女方保持不取得孩子的抚养权,孩子由男方抚养更为合适,故裁决孩子由男方抚养。

  法官说法:根据法律规定,在确定未成年子女抚养权时,两周岁以下的,正常随母方生活。两周岁以上十周岁以下的,根据双方生活条件抉择有利于未成年子女成长的一方。假如双方的条件基原形同,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一直照顾孩子,且乐意并有能力继承辅助照顾孩子的,也可作为参考因素。对于十周岁以上的,应考虑该子女的意见。然而,这些只是原则性规定,应当联合详细案情详细实用。本案中,固然未成年子女为两周岁以下,但因为其母亲坚定不主张抚养权,而该子女一直随其父亲生活,且其父亲也乐意抚养,最终法院将抚养权判决给父方。

  抚养权肯定后能变更吗

  女方张某与男方王某于2013年8月协议离婚,约定双方婚生子小林由男方抚养。后女方以双方离婚以来,男方起早贪黑,不论孩子,未尽到抚养义务,对孩子身心健康造成不利影响为由诉至法院,申请变更小林的抚养权。女方向法院提交了其与小林在一起游玩的照片以及男方向案外人借款的借条。男方不同意女方的诉讼看法,向法院提交了其从业证明以及个人债权已了债的证据资料。

  法院审理认为,女方要求变更孩子的抚养关联,但其所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小林由男方抚养对其身心健康发展确有不利影响。依据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子女正当权利的准则,为给子女供给稳固、连续的生活成长环境,法院驳回了女方的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抚养权断定当前,法律划定产生以下特别情形,未获得抚育权一方能够向法院申请变革抚养权: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因患重大疾病或因伤残无力持续抚养子女的;与子女独特生活的一方不尽抚养任务或有迫害子女行动,或其与子女共同生活对子女身心健康确有不利影响的;十周岁以上未成年子女,愿随另一方生涯,该方又有抚养才能的;有其余合法理

  由需要变更的。

  对非婚生子女可以不给抚养费吗

  小明系男方张某与女方刘某的非婚生子。2013年5月到2014年12月,男方向女方给付了小明抚养费。2014年12月以后,男方再未支付小明抚养费。2015年1月,小明诉至法院,请求判令男方向其每月支付抚养费,自2015年1月起至其十八周岁时止。

  法院审理认为,父母对子女有抚养和教育的义务。非婚生子享有与婚生子等同的权力,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的一方,应该负担子女的生活费跟教育费。法院判决男方自2015年1月起按月支付小明必定数额抚养费。

  法官说法:根据法律规定,不直接抚养未成年子女的父母双方或者一方应当支付必要的抚养费以保障未成年人的畸形生活和健康成长。须要留神的是,支付抚养费不以离婚为条件,无论婚姻关系是否存续,不直接抚养未成年人的父母均要承当该项责任。同时,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平等的权利,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也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破生活为止。

  给了抚养费,其他费用一概不必管吗

  小君系男方马某与女方李某的婚生子女。2011年双方协定离婚,商定小君由女方抚养,男方每月10日前支付抚养费1500元,抚养费每年根据情况酌情增添。2013年2月,小君因身材疾病到北京某病院住院医治,共支出医疗费1万余元。2011年、2012年小君参加围棋培训,共支出教育费1万余元。小君诉至法院,请求男方负担医疗费与教育培训费用的一半。

  法院审理认为,法律规定抚养费包含子女生活费、教导费、医疗费等用度。但不应一律以为每月支付固定数额抚养费后,罢黜其他费用的支付责任,而招考虑相干支出是否合乎未成年人好处,同时统筹父母双方的累赘公正。法院终极支撑了小君的诉讼恳求。

  法官说法:对于课外辅导费用是否在抚养费纠纷中取得法院支持,个别应当差别看待。法律容许未成年人根据个人禀赋参加课外辅导,但并不激励未成年人参加与本身经济前提不符的课外辅导。因而,对父母双方批准加入的辅导课程,以及确切契合未成年人利益且未超出双方负担能力的辅导课程,应当予以支持。对于超越双方负担能力,适度报班或参加存在奢靡性花费的辅导班,辅导费用普通不应支持。

(义务编纂: HN666) 相关的主题文章:
 
 
友情链接: